首页 > 北京妇女网 > 文娱

《哥,你好》: 奇幻故事里的亲情与成长

标签:文娱 | 来源:北京妇女网 | 作者:钟玲

影片刻画了20世纪80年代末一对青年男女朴实无华的爱情、婚姻,也塑造了一个可爱、可敬的女性形象。而美好的爱情,温暖的亲情,以及带着血泪的成长,是《哥,你好》在“潦草”的剧本之外,能够打动人的密钥。

■钟玲

经典老歌、怀旧元素、笑点加持……以这样的混搭为创作密码的电影《哥,你好》,意外成了中秋电影档期的一匹“黑马”。截至9月12日21点,2022年中秋档总票房破3.7亿元,《哥,你好》《新神榜:杨戬》《独行月球》三部电影分列票房榜前三位,由马丽、常远、魏翔主演的《哥,你好》以票房1.42亿元,位居榜首。但与票房相比,《哥,你好》并没有获得与之匹敌的好口碑。

奇幻穿越、父子隔阂、救赎自我……影片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俗套!类似题材,近了有贾玲执导的《你好,李焕英》,远一点有韩寒执导的《乘风破浪》,再远一些还有《乘风破浪》以之为借鉴蓝本的陈可辛执导的《新难兄难弟》,那部影片诞生于1993年。而从试图改变未来这一点来说,还有罗伯特·泽米吉斯执导的一部科幻电影《回到未来》,是1985年在美国上映的电影。悬疑的、搞笑的、悲情的、恐怖的……多种演绎方式,穿越到过去重拾旧时光的影视剧作品,更加数不胜数。

可是历经多年之变,穿越故事早已不是曾经,依赖时间差制造笑点就可以让观众买账的时代,没有深刻的主题,没有新的“技能点”让人们肆意感受天马行空的想象,很难具备吸引力。

《哥,你好》从结构到立意,都能看得到《你好,李焕英》的影子,若谈创意与完成度,恐怕还不及。毕竟,《你好,李焕英》有导演贾玲与母亲的真实故事为影片中的真情、真爱加码,也在片尾设置了母女同时穿越真相的小巧思,还提出普通人生命价值为几何的命题并作出了解答。而《哥,你好》,虽然也有男主角凭借父母留下的戒指可以无限穿越回过去的设定,却在情感上没有与之对等的前后呼应,在几次穿梭的过程中,并没有构建出一个完整的故事线,却像是片段的堆砌。

影片中男主角的困惑也不具备普世性:《你好,李焕英》里,女主角贾晓玲的痛苦是世间每个普通人或许都曾遇到的烦恼,面对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父母,平凡的人总是因为自己不够优秀会心有愧疚,而在解答命题的过程里,这个故事也用“子欲养而亲不待”的遗憾戳中人们的泪点。相反,《哥,你好》中,男主角的生活环境是极端案例,父亲与他的矛盾自出生就开始,成长的过程里,他不仅缺失母爱,还常年生活在父亲的冷暴力下。可是,被亲生父亲厌恶30年,却始终不知所以的经历,不是每个人或者大多数人都能有所共情的,人类的悲欢于此时并不相通,而他穿越回去寻找的答案,也无法令大众与之产生同频共振。

其实,无论是故事脉络还是剧情设定,《哥,你好》更像韩寒执导的电影《乘风破浪》——都是父子不和关系恶劣,都是缺失母爱又缺乏父爱的儿子穿越回过去与父亲称兄道弟,都是儿子在了解年轻时父辈的爱情和生活后与自己和解、与父亲和解、与世界和解……

如果说,《乘风破浪》是影片的男主角徐太浪转变人生价值观的过程,《哥,你好》就是男主角小伍寻找人生意义的经过。在几次穿越时空的时间节点,他渐进地完成了救赎自己的使命——

在父亲的冷暴力中成长起来的小伍,一直过着平凡的人生,他不曾感知过父爱与母爱,生活虽然风平浪静,但因父亲的疏离,一直否定自己、不知自己存在的意义。直到父亲患了阿尔茨海默病,他无意中拿着父亲的戒指和母亲的日记,穿越回20世纪80年代。见到了自己从未谋面的母亲陆春丽,他的心态也从最初撮合年轻时父母相爱,转变到为成全父亲的幸福而选择扼杀自己的生命。

在与年轻的父母的接触中,小伍重新审视了父子关系,理解了父亲对自己的“苛待”,也在感受到母亲对自己的爱后,明白自己生存的意义。虽然,最终的结果,依旧是母亲离开,而小伍来到这个世界。但他在时空穿梭中的选择,也成全了他对自我的反思与觉醒,他见证父母的相识相知相爱,也找回了自己。

这样看来,仿佛整个故事看起来很完整,但影片的情节衔接并不顺畅,一些莫名其妙的桥段让小伍的冒险之旅缺乏一个穿越故事应该有的张力——例如,在很多穿越故事里,一些配角的存在,都是有功能作用的,但《哥,你好》中的强哥、秦阿姨等人,只是活动的背景板,他们在整个故事里可有可无;例如,作为穿越介质的铜戒,此前并没有任何细节显示其能量不是永恒的,当小伍突然说出铜戒能量减弱时,就很奇怪,而最后一次穿越也没有那种“生死存亡”之际的紧迫感;例如,回到过去后,小伍作为旁观者干预父母的爱情,但与母亲交流甚多,与父亲的情感递进寥寥,在回到现实自己的婚礼上,父亲那代表爱意的诚恳道歉与独白便略显生硬……

作为一部有穿越设定的影片,《哥,你好》欠缺了严谨性、逻辑感,但也有自己的成功之处。至少,影片刻画了20世纪80年代末一对青年男女朴实无华的爱情、婚姻,以及塑造了一个可爱、可敬的女性形象。

时代的烙印,不止存在于影片的人物造型、道具背景里,更存在于那个时代人们的精神面貌与情感表达中。

小伍的母亲陆春丽,一名三八红旗手,她的年轻时代,就是20世纪80年代女工人的形象,她纯朴、乐观、直爽,有智慧、有责任心、充满活力。作为一名工人,她技术过硬,在工作上尽责,也会为工友以及工厂着想,为工厂的未来不惧怕“恶势力”的威胁。这个积极向上的女性形象,是善良、勇敢、正义的化身,更是那个时代女性榜样力量的践行者。

而在小伍父亲与母亲的爱情里,人们能体会到的是30年前,简单、纯真却深厚的父母爱情。那时候,喜欢一个人不是以物质来衡量的,车子、房子与豪华婚礼还不是婚姻的必需品;那时候,两情相悦就是我以诚待你、你以爱还我,不需要身份、地位的华美粉饰;那时候,爱一个人可能就是一生,深情之至因爱妻生子时离世就迁怒自己的儿子,怨其夺走自己一生挚爱……

伤感的是陆春丽的结局,面临保大保小的生死抉择时,她选择了孩子。于今天这个时代,如此诠释伟大的母爱似乎价值观有点落后,但在医学尚不发达的30年前,这个问题并不突兀。换个角度来看,是陆春丽在尊重生命的同时,尊重了自己的内心选择。而母爱,离开生死抉择这个命题,在任何时刻也都无可置疑。

或许,这部影片我不会再想看第二次,可偏偏,有些镜头至今挥之不去,像是——

痴情的伍红旗,对已逝去的妻子写下那无数笔记本里的三个大字“思念你”;坚韧的陆春丽,在参加工厂的技术比拼时,以“盲焊”获得第一名,赢了身边的工友,获得所有人的敬重……

以穿越故事的剧本来说,《哥,你好》的确不算出色,但其中美好的爱情,温暖的亲情,以及带着血泪的成长,是《哥,你好》或可令人感动的密钥。

  • 分享:
  • 编辑:荣飞     2022-09-16

评论

0/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