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追寻格瓦拉的足迹阿根廷探险记(下)
2010-08-26 10:27:05 来源:《摩托车》杂志2009年第12期 作者: 【 】 浏览:3875次 评论:0

1.jpg


第四站:森林化石公园


萨米恩托(Sarmiento)是我们的下一站,距离只有214 km,因此我们留有足够的时间去看看著名的森林化石公园(the Bosque Petrificado)。但是人算不如天算,意外再次发生,离目的地萨米恩托只剩20km 之处,雷蒙德驾驶的本田摩托车轮胎再次瘪了下去,看来他最近确实比较倒霉。不过,我们要借这个机会向本田公司提个建议,Transalp没有安装中央支架,更换轮胎实在是太不方便了!


所幸的是,这次没有像上次那样耽搁太久,轮胎很快就修补好了,随后我们继续赶路,很快就抵达了目的地。接下来的活动是探访森林化石公园,我们将行囊卸下来放在营地,轻装上阵,踏上了30km的越野路段,虽然路面上有很多松散的沙砾,但是本田摩托车还是比较轻松地驶了过去。到达了森林化石公园,我们沿着羊肠小道步行到这片死寂的区域,颜色斑驳、千奇百怪的原木和碎片化石让我们惊叹,大自然这位高超艺术家的想象力确实奇绝,如此鬼斧神工绝非人力所能为!


据介绍,这里原本是一片翠绿的平原,雨量丰沛,湖泊和河流遍布。约在2.6亿到 2.5亿年前,因为美洲大陆的造山运动,在这里挤压出了一条南北走向、陡然拱起的安第斯山脉,成为阻挡来自太平洋潮湿西风的天然屏风,潮湿的太平洋海风在智利那边遇到山脉化雨,到了阿根廷之后已经变得很干燥,且经常形成高温的焚风,失去了降雨的条件,所以这一带渐渐形成了沙漠型地区。原来的森林逐渐死亡,再加上附近的火山爆发,原来覆盖在巴塔哥尼亚高原上的森林,经过长期埋没变成化石。后来,又因为这里常年刮着由西向东的强风和热风,吹走了覆盖在古生森林上的尘土,让原本埋没在地下的森林化石“重见天日”,这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森林化石公园。站在这片苍凉之地,听着森林化石公园管理员的介绍,遥想千百万年前这里曾经郁郁葱葱、飞禽走兽,如今却沧海桑田已经成为死地,不由得让人怅然若失。

 

第五站:莫雷诺冰川


离开森林化石公园,我们来到科莫多罗里瓦达维亚(Comodoro Rividavia),找到了本田经销商,补充了备用轮胎,同时更换了新的脚踩式气泵和压缩机。装备得到更新和加强之后,我们的底气更足,对下一站的探险更加自信。接下来的滨海公路略显沉闷,因此我们加速前进,不想浪费宝贵的时间。令人吃惊的是,即使是在柏油路上,路旁的加油站同样少得可怜。油箱里的汽油要跑满280km,我们不想冒这个险,但是别无选择!当天我们跑到了波多黎各的首府圣胡安市(San Juan)。这里与前往卡拉法特(El Calefate)的土路RP9很临近,我们看到了很多优雅跳跃的南美野生羊驼和沿着公路飞跑的美洲鸵。在最后一段柏油路上,我们奔驰得正欢时,忽然之间我们的前面豁然开朗,眼前一亮,白雪皑皑的群山铺展开来,极佳的视野让我们从这里可以远眺到菲茨罗伊山脉(Fitz Roy)!


下一站就是我们最重要的探险项目莫雷诺冰川。这座冰川位于南美洲南端,南纬52°附近,有20层楼高,绵延30km,是地球上冰雪仍在向前推进的少数活冰川之一。虽然莫雷诺冰川已有20万年历史,但是在冰川界尚属“年轻”一族,巨大的冰墙每天都在“成长”,以30mm的速度向前推进。1988年之前,每四年才发生一次“冰崩”现象,现在因为全球气温上升,每隔20分钟左右就可以看到“冰崩”奇观。一块块巨大的冰块沉入深湛的湖水,一声声震耳欲聋的响声让人骇然屏息,但是很快,一切又都归于平静,似乎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向往的莫雷诺冰川近在咫尺,我们都很激动,向距离冰川只有7km的营地巴西亚爱斯通迪达(Bahia Estondida)加速奔进。当我们跑入莫雷诺冰川公园范围之后,沥青路又变成了质朴的土路,我们跑完15km的盘山公路后,终于第一次亲眼目睹了莫雷诺冰川的真容,感觉只有两个字:震撼!我们抵达营地之后,又迫不及待地跨上本田摩托车,更加亲密地靠近冰川一睹真容。在这座活的冰川之前,我们流连忘返,尽情领略“冰河世纪”的神奇。千奇百怪、造型奇特的冰峰,深湛碧透的湖水,冰川咔嚓咔嚓的窃窃私语,巨大冰块轰然坍塌时溅起的水花和由此而产生的巨大声响……莫雷诺的每个细节,每处景致,都令人叹为观止!为了靠近莫雷诺冰川,我们还乘坐了游船,巨大的冰墙反衬出游船的渺小,让我们强烈而直接地感到自身的渺小!

 

第六站:追寻格瓦拉的足迹


从“冰河世纪”中出来,我们回到卡拉法特(El Calefate),这里我们遇到了来自荷兰的安内特(Annette)和伯特(Bert)。他们刚刚从瓦尔德斯半岛(Peninsula Valdes)过来,并告诉我们这个时候那里的风景不算上佳,因此我们决定不再继续走沉闷滨海公路,改为继续呆在安第斯地区。


前往菲茨罗伊山脉(Fitz Roy)的公路就与滨海公路大不一样了,景色秀丽、风光旖旎,而且天公作美,天气晴朗,碧空如洗,我们可以看到整个菲茨罗伊山脉的轮廓。河流和湖泊蓝得令人吃惊,几乎不像天然的颜色。路况也不错,虽然有时路面上铺着厚厚的松散沙砾,但是总的来说本田摩托车能够比较轻松地应付。当天我们借宿卡尔腾(El Chalten),而且在此又结识了一位新朋友仁纳(Rainer)。这是一位骨灰级的探险旅行爱好者,驾驶一辆越野悍将KTM 950。在我们相逢之前,他已经驾驶KTM花费了4个月时间横穿南美,如此疯狂让我们自叹不如,同时也让我们发现探险梦想的空间还很广很宽。


过了菲茨罗伊山脉之后,我们就开始踏上了神圣的40号公路,探寻先辈切·格瓦拉走过的足迹。雷蒙特很兴奋,但是我和伊芙琳则隐隐担忧,因为据我们所知,最近有位驾驶“非洲双缸”(Africa Twin)的探险爱好者,就是在这一崎岖险陡的路段打道回府的,因为他发现这段险路无法征服。仁纳宽慰我们,说征服这段路没有太大的问题,但他可是经验丰富、技艺高超的越野高手啊!不过,我们也强行宽慰自己——我们拥有足够的食物、水和汽油,足以支持两天之需,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虽然我们的疑虑仍然没有消除,但还是硬着头皮往前走,希望“船到桥头自然直”……


所幸一路比较顺利。虽然路上不时出现一些“拦路虎”,如铺着厚厚砾石的路面,突如其来的强劲暴风,但是这些都可以克服,而且增加了我们越野的趣味;本田摩托车也抖擞起精神,表现得可圈可点。仅用一天光景,我们就抵达了巴甲卡拉柯勒斯(Baja Caracolles),里程长达475 km,让我们倍感自豪,同时心里暗暗骂那位驾驶“非洲双缸”的家伙真是菜鸟。当晚我们住在家庭旅馆,撒尔夫人为我们准备了美味的晚餐。在这里,我们又结识了另外一位摩友,来自纽约的斯特夫(Steve),这位家伙甚至比仁纳还疯狂——最近两年他几乎都是在KLR上度过,到处探险巡游!摩友相见自然欢喜,打开话匣子就滔滔不绝,斯特夫的奇特经历和精彩故事让我们大饱耳福。看来,我们要走的路还很长啊!
接下来的一天我们探访了洛斯马诺斯岩画(Cueva de las Manos),洞穴壁上和岩石上的图纹包括手印、南美野生羊驼以及各种抽象的涂鸦。这些印记非常古老,可以追溯到公元前7370年,真正的史前文明!不过在欣赏之余我们也产生了疑问:为什么绝大多数的涂鸦都裸露在洞穴之外便于观赏,而且如此清晰?我们很难相信这些岩画经历了近100个世纪的风霜侵蚀而仍然光洁如新!


40号公路景观一路没有太多变化,基本上都是空阔的旷野,间杂着灌木矮树。但是到了贝利托莫雷诺村寨(the village of Perito Moreno)附近,颜色一下子丰富起来,山体的颜色呈现黄色、红色、白色、棕色等。我们继续向北前行,一场短促但是异常猛烈的雹暴袭击了我们,这不是雪花,而是可以砸破脑袋的冰雹——幸好我们有头盔保护!雨水和雹子间杂而下,我们很快就成了湿漉漉的落汤鸡。灾难来得快去得也快,转眼间风平浪静,10分钟之后太阳露出了笑脸,一会就把我们的衣服烤干,真是孩童的脸说变就变。不过风可是越刮越烈,给人感觉至少是8 级。本田摩托车艰难地向前跋涉,我们努力抓住把手,才能让本田摩托车不偏离道路方向。让我们有苦说不出的是周围很空旷,根本没有避风处,而且风力是如此之猛,本田摩托车就是停下来也站不住。正当我努力把住方向之际,忽然之间一股侧向的暴风袭来,猝不及防的我和本田摩托车一起被掀到路旁的沙石堆上,随后又滑入了凹坑,真是倒霉透顶!看来风水轮流转,原来转在雷蒙特头上的坏运气光临到我头上来了。令人欣慰的是,虽然本田摩托车有些“毁容”,但只是皮表之伤没有伤到筋骨,继续前进没有问题。


半小时之后我们又回到了柏油路面,但是风闹腾得越来越起劲,实在令人头痛。让我们高兴的是,在唐朱伊勒莫牧场(Estancia Don Guillermo)我们找到了“避难所”,慷慨的主人甚至给了我们一间餐厅。第二天早晨醒来,伊芙琳和雷蒙德的举动让我惊喜不已——他们装饰了“餐厅”,唱着五音不全但是令人感动的生日歌曲,奉上简陋但是令人倍感温馨的薄煎饼!昨天的8级大风和摔跤都没有让我流泪,现在我咧嘴一笑,眼泪却夺眶而出!

1.jpg

第七站:打道回府


早上出发,我们经过了孔弗鲁恩厦(Confluencia)和63号公路,前往圣马丁德洛斯安第斯(San Martin de los Andes)。63号公路两侧的景观令人惊叹,色泽漂亮的岩层,如同水帘垂挂的瀑布,湖畔的山光水色,真是争奇斗艳、各有风姿。但是公路的挑战性也突显出来,沙子、块石、凹坑等“拦路虎”让你稍不留意就阴沟里翻船。不过面对如此美景,我们觉得已经得到了足够的回报!


返回内乌肯的(Neuquen)的剩余路段基本上都是平坦的柏油路,跋涉完土路的本田摩托车跑在上面很轻快。中途我们还造访了位于普拉扎乌因库尔的卡门弗内斯市立博物馆(the Museo Municipal Carmen Funes),观赏了内乌肯出土的恐龙骨骼化石。在此我们遇到了一群骑自行车的阿根廷年轻朋友,他们力邀我们参加下个星期举办的国际自行车比赛。得知我们必须及时赶回布宜诺斯艾利斯之后,他们表示惋惜。几个小时之后,我们回到了卡洛斯(Carlos)之处,交还了本田摩托车。让我很感动的是,对于受损的本田摩托车,他们只是象征性地收了一点钱,而不是狮子大开口地敲竹杠!真的非常感谢,这成为完美的句号,让阿根廷的探险旅行留给我的全是美好回忆!

 

Tags:追寻 格瓦拉 足迹 阿根廷 探险 责任编辑:liupei_effort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上一篇MotoGP2009赛季第15、16、17站汇.. 下一篇追寻格瓦拉的足迹

论坛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